标志服装

残奥会,极富教导价值的“开学第一课”

更新时间:2021-09-04

  残奥会,极富教育价值的“开学第一课”

  【东京残奥会特殊报道】  

  9月1日,全国各地大局部大中小学校订式开学。依照通例,开学当天,各地各学校都要发展“开学第一课”活动。从媒体的报道来看,其中奥林匹克教育的内容还未几。而结合正在进行的东京残奥会,增强对在校大中小学生的奥林匹克教育以及残奥教育,很有必要。

  奥林匹克运动的中心价值体当初教育。奥林匹克运动提倡“介入比取胜更主要”的精神、“团结、和平、友情、提高”的理念,以及“更快、更高、更强”的格言。一百多年前,它们就被写入《奥林匹克宪章》。今年7月,国际奥委会在奥运格言表述中还增加了“更团结”的内容。所以,奥林匹克运动会不仅仅是一场世界级体育赛事,更是生活方法和价值观的传布,它的可连续发展理念和价值体现在影响、转变了人们的生涯,也为学校体育带来了更优质、更合乎本身特点发展的教育模式和运动内容。

  如果说奥运会是人类对运动极限的挑衅,那么残奥会就是人类对意志和精神极限的冲击。每一位参加残奥会的运动员,当面都有一段感人的励志故事。他们的身体或器官都有不同程度的残疾,生活和工作也都有不同程度的障碍。但面对苦楚,残疾人运动员共同的性情却是不屈从于命运、不废弃生活。不仅如此,他们往往更热爱生命和生活,更有勇气直面挑战、战胜艰苦。

  残奥会Paralympic一词最早源自希腊语,是前置介词para与Olympic的联合。而para自身并无残疾或障碍的意思,它表示“平行、并列”。正如国际残奥委会所始终强调的那样,残奥会并非奥运会的特别衍生品,二者是彼此同等、平行存在的体育盛会。

  话虽如斯,但人们又不得不否认,比拟举世注视的奥运会,残奥会受关注的水平显然要低许多。以2016年里约残奥会为例,作为电视转播史上最胜利的残奥会之一,它的开幕式收视峰值不足奥运会的十分之一。

  然而,关注度固然不迭奥运会,它的教导价值却丝绝不受影响。

  东京残奥会开幕前,有关方面决议空场竞赛,但仍组织4万名中小学及幼儿园小朋友观看比赛,前提是由学生和家长以及学校独特提出申请。让人没想到的是,新闻一经颁布,报名人数立即即到达了13万名。

  日本媒体对东京一个地域进行的考察显示,该地区内80%左右的中学生、75%左右的小学生和50%的幼儿家长生机有机会能去残奥会现场观看比赛,这些家长和孩子表示他们很重视这次机会。因为比起寻求“更高、更快、更强、更团结”的奥运会,残奥会所秉持的理念更加丰盛。

  本次东京残奥会的主题就是“情同与共”,是对当下充斥动荡与差距的世界进行的反思。孩子们可以借这次机会亲临现场,感触多样性的人生,懂得世界上还存在着许很多多生存在不同境遇中的人们,见证他们的尽力。

  由此看来,说这次残奥会兼具性命教育与社会教育的意思,仿佛也不为过。因而,良多家长也愿望自己的孩子能参加进来,留下毕生或者只有一次的可贵阅历。

  在2020东京残奥会乒乓球项目标赛场上,一名失去双臂,只能用嘴咬住球拍比赛的运动员刷屏了社交媒体。他的名字叫易卜拉欣·哈马托。

  10岁那年,一场意外夺走了哈马托的双臂,却也激发了他抗衡“不可能”的信心。往后的30多年时间里,他沉迷在乒乓球的世界,也终于在48岁的年事连续第二次登上残奥会的赛场。虽然至今未能赢下任何一场残奥会男子单打比赛,但他呈现在赛场上的那一刻,足以震撼所有人。

  由于残奥会,才让我们有机遇晓得易卜拉欣·哈马托,也意识了和他一样的一群人。恰是这群身有残疾的人,通过残奥会这个舞台,不断上演着不平常的震动与激动,他们用卑躬屈膝的拼搏精神,自强不息的人生立场,告知我们“没什么不可能”;残奥健儿用实在事例告诉我们,无论是否夺冠,上场等于强人。

  残奥会不仅让人们认识到谁才是生活中真正的强者,而且仍是最好的爱国主义和群体主义课堂。

  自2004年雅典残奥会以来,中国军团已持续4次位列金牌榜第一位。从1984年首次加入残奥会的24位选手,到今天派出400余人的宏大代表团——在37年、十届的历史一瞬中,在这个全世界残奥运发动展现活动才干、实现人生妄想的嘉会上,中国健儿身负使命、为国出征,用五星红旗的一次次升起,一直改写我国残疾人体育事业发展的标注,用《义勇军进行曲》的一遍遍奏响,演绎永恒的奥林匹克精力。

  每一届的残奥会,我们的健儿,都会带给我们最多的打动。

  正在进行的东京残奥会赛程虽然刚过半,但五星红旗已在东京湾畔升起100屡次,响亮的《义勇军进行曲》也60多次奏响,胸中的热血再次被点燃。不一样的赛场上,中国健儿正在演出着同样的出色与热血。

  右手支持后仰,挡开对名片来的剑,起身,左手持剑迅猛出击,稍纵即逝的一霎时,胜局已定。8月25日的男子佩剑个人A级决赛上,中国选手李豪以15比12克服乌克兰选手曼科,为中国代表团博得东京残奥会首金。

  56岁的乒乓球选手赵平是本届赛事中年纪最大的中国运动员,虽然无缘奖牌,但这位老将依然对本人的东京残奥之旅非常满足。“我想让残疾人友人们都看到,假如我能够来到这里,其余人必定也行。”他说,“我盼望通过残奥会这个舞台,向大家展示残疾人自强、自破的一面,激励更多残疾人‘走出去’,踊跃锤炼身体、融入社会。”

  8月27日,东京残奥会男子蝶泳50米S5级决赛中,中国队郑涛、王李超和袁伟译包揽金银铜牌,他们用“隐形的翅膀”,让三面五星红旗同时升起。

  郑涛是残奥会赛场上的老将,本次是第三次出征残奥会。2012年伦敦残奥会上首次出战的他,因一张“咬毛巾”的照片被网友熟知——因为失去双臂,郑涛在比赛动身时,只能靠牢牢咬着毛巾坚持姿态,濒临终点时,以头撞向泳池壁。此次东京残奥会上,在男女4×50米混杂自在泳接力赛中,郑涛和队友一起打破世界纪录夺冠;在男子蝶泳50米S5级决赛中,他攻破了世界纪录并夺得金牌。比赛停止后,郑涛从水中跃起庆贺的那一刻,好像背地真的长出了翅膀。他曾说:“有梦想,时光到了,该是你的就是你的。”

  获得银牌的王李超8岁时因意外失去双臂,14岁开端学习游泳。他回想:自己失去双臂后,第一次站在游泳池前,畏惧得双脚颤抖,进水后只会拼命挣扎。后来,他缓缓发明,只有不惧怕,不抗拒水,水就能让他浮起来。为了游得更好更快,他成了训练最耐劳的队员之一,之后在多项赛事中取得奖牌。他说,十分感恩游泳这项运动赞助自己从新失掉自负,“游泳将是一辈子酷爱的事”。

  袁伟译8岁时意外触电,失去左耳、一块左颅骨与双臂,在善意人的勉励和辅助下学习游泳。他妈妈很疼爱儿子,说孩子训练累时会想哭。于是袁伟译在练习时会直接钻到游泳池里,不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眼泪。“争夺在残奥会舞台上冲破自己,赛出中国人的作风。”残奥会揭幕前袁伟译表现。现在,他做到了!

  “咱们每个人,都有一对隐形的翅膀。”即使身材上存在这样那样的阻碍,他们也全力冲刺,用汗水诠释发奋图强,即便运气再多崎岖,他们也总有幻想跟超出,“We Have Wings(我们领有翅膀)”,他们的力气值得被看见,值得用来鼓励我们的孩子们。

  (本报记者 王东) 【编纂:朱延静】